唐驳虎:一夜猛增一万三?这次武汉得救了!
资讯

唐驳虎:一夜猛增一万三?这次武汉得救了!

2020年02月14日 00:34:11
来源:唐驳虎

文/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

3、4天没有紧盯疫情数字了,但其实这几天,湖北省的统计标准就一直在悄然发生着重大的变动。

一直到今天(13日)早上,每日更新变成了轰动性的消息,湖北一天就新增了14840个病例!累积数从已经很高的3.3万进一步猛增到了4.8万。

武汉更是从不到2万涨上了3.3万,一夜之间就增加了65%!

消息一出,全网哗然。一些代表性的网友评论几乎是惊呆了。

当然,如果是一直在看本解读系列的读者,10天前(准确地说,是2月3日)就已经了解了这个情况

我一直在等这个表面数据扭转的时刻,也一直在说的是,必须在洞悉数据的基础之上,超越数据。

对于后方来说,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是分析的基本前提。对于前方和一线,更是正确决策的根本出发点。

而对于江汉两岸的芸芸众生,那就是万民疾苦、生命所系!

CT可“确诊”,一夜猛增一万三

其实,这个数据的变化在11日已经悄然发生了。在通报中,悄然首次出现了“当日新增临床诊断病例4890例,现有临床诊断病例10567例”的披露。

据国家卫健委及各路专家介绍,针对湖北疫情特点,《诊疗方案》第五版,在湖北省的病例诊断分类中增加了“临床诊断”。

这意味着,湖北疑似病例只要拍CT,有肺部病变的特征,在没有核酸检测的证实、尚不具备病原学证据的情况下,就可以成为“临床诊断病例”。

与试剂盒相比,CT检查最大的优势是快,在武汉当前的疫情下,胸部CT的影像观察,方便、快捷、直观,能够快速判断疾病程度。

这里我要先提醒一件总是被媒体、被公众忘记的一件事,胸部CT双肺白色病变(X光就是“大白肺”),那肯定是肺炎啊。

不管是新冠病毒引起的“非典型性”肺炎,还是流感病毒、腺病毒等引起的普通病毒性肺炎(间质性炎症),再或者是细菌性肺炎(实质性炎症),那都是肺炎啊,都有可能死人,都是严重疾病得治疗啊!

至于具体怎么治,到底是什么病原体,也得先收进医院看医生了再说下一步啊!

但就是这样的基本常识,也要经过国家高级别专家李兰娟院士、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教授的反复呼吁,才被纳入为医疗收治的基本参照。

而当这终于被作为“标准”,武汉一下就猛增了1.3万人,湖北还有1000人(实际上是近三天的工作成果)。

国家卫健委还解释,根据新方案,近期湖北省对既往的疑似病例还开展了排查,并对诊断结果进行了订正。

包括把已经不幸病逝、未来得及进行核酸确诊的至少135位逝者,加入到因新冠疫情逝世者名单里来。

根本原因在于病床冲击太严重

但在之前的武汉,以单一核酸检测为确诊标准,确诊才能住院。

而核酸检测能力有限,1月底每天只有2000人份。在送检病例中还夹杂着大量流感等普通病毒性肺炎,实际检出率不高。

在疫情最初,还一度要求,每人必须要两次核酸检测呈阳性,医院初检、上级疾控中心复检,完成复核才能确诊。

这样下来,每天能确诊的不过几百人。

大量已经患有肺炎的疑似病人,只能苦苦等待核酸检测,频繁前往医院求诊拿药维持,这样又在医院产生交叉感染。

遥遥无期的等待时间又长,加重病人病情,活活地把轻症拖成重症,把重症拖成家中去世。

而无论病情轻重,都难以住院收治、只能居家隔离,还会非常容易在家庭当中产生传染,乃至全家感染病毒。

这样,完全无法实现早发现、早报告、早隔离、早治疗的根本措施,根本无法切断疾病传播途径,降低感染率。

于是,在整个社会上出现了病人、病情、病房、医院的恶性循环。

当然,但更本质、更关键的问题,还在于医疗床位远远不够,远远不能满足需求。

新冠疫情的冲击,迅速超出了武汉常规的呼吸科、重症科救治能力,尤其是病床数量。

“一床难求”“一命难求”的呼喊与苦难,就这样长久回荡在江城两岸与社交网络上。

专家们还没说到核酸的漏洞

曾经被奉为判断“神器”、确诊“金标准”的核酸检验,其实一直存在着几个漏洞。

这些情况我之前也都了解,只是还都没来得及系统讲述。

最主要的首要问题是,核酸检验采样一般都是用咽拭子采样,其实只拿到了上呼吸道样品。

而新冠病毒真正主要增殖、繁衍和影响的是在下呼吸道(肺气管和支气管),要得到准确的结果,就得灌洗肺泡。

但这样会很麻烦,而且病人会比较痛苦。

如媒体报道的“成都一女子4次检测阴性,第5次终被确诊”。

在发烧38.7℃,胸部CT检查显示双肺下叶感染、血常规也符合病毒感染相关指标的情况下,已经可以判断病毒性肺炎。

但就是4次核酸检测均呈阴性,最后医生通过纤支镜灌洗肺泡采样,第5次送检才被确诊。

虽然这是一个特例,但连同之前的许多国内国外新闻报道,也显示出咽拭子采样的明显缺陷。

另外,一线检验人员已经指出,不同厂家的核酸检测试剂,检测能力有较大差异。

除了声誉卓著的老牌厂商,一些匆忙上马甚至来路不明、未通过审批的小厂产品,对弱阳性样品的准确性、灵敏度及重复性欠佳。

至于试剂盒的生产数量倒不是瓶颈,在1月底全国一天的产量就能达到112万人份了,检测人员与跑PCR的检测仪器才是。

这也亟需进一步优化,提高性能,以便更好地适应大规模的筛查需求。

还有一个背景,我得再次提醒

但即便如此,我在文章中还是更习惯地把“临床诊断病例”加上引号。因为本系列第一篇,就要先从流感基本疫情开始说起。不理解流感,也就不明白肺炎与疫情。

在前期实践当中,被送去做核酸检测的病例,其实就有至少近一半,都是因为流感引起的肺炎。到后期,能够核实为新冠病毒的,比例不过20%。

这里我还再补充一个情况,那就是今年真的也是一个流感“大年”。

根据中国流感监测网最新数据显示,到2月初,全国医院的门急诊病人当中,流感病例的占比,远远突破了近年来的最高峰值。

当然,这估计也与在新冠疫情及春节窝冬隔离之下,其他门诊病人减少、发热门诊普遍实施更严格更全面检测筛查有一定关系。

但今年本来在全国范围,就是一个流感异常高发的年份,这也是基本疫情的底色(所以发烧发热,也先不用如此恐慌)。

因此,我估计目前被确定的“临床诊断病例”,的确大部分仍然不是新冠病毒感染者。当然,也还有更多的武汉当地发烧人群,要先划入这个范围里来。

但必须要说,以临床诊断为首要判断标准是对的。

17年前非典的时候,哪里有今天这样发达便利的基因检测手段(到4月份国际上才确定病原体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),几乎都是靠临床判断。

治病救人是第一位的,分类归纳是第二位的。

今天武汉的床位从哪里来?

武汉到今天初步圈划了3.3万需要救治的患者,那么,近20天来一直一床难求的病床资源怎么解决?

根据已经重新出发的武汉救治工作部署,目前收治病人呈几个梯度:

定点医院主要用于收治重症、危重病例;方舱医院主要用于收治轻症患者;

而被征用的学校宿舍,则部分作为医疗点收治轻症患者;另外一部分作为隔离点,接收密切接触者和疑似患者。

其中救治重症病例的主力——定点医院,从前些天的不到7000张,到11日已经增加到1.25万张,12日又进一步猛增到1.4万张。

当然,病床使用率依然接近100%,多所主力医院仍然在超负荷运作,已经抵达湖北的医疗队员2.2万人。

由解放军近1400名医疗队接管的火神山医院,开放床位1013张,全部利用,已经突破原始设计能力1000张。

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(武大医学部第二临床医院)负责管理,全国医疗队支援的雷神山医院,目前仅开放床位123张,距离设计能力1500张仍有较大距离,需要工程建设队伍继续快速完工。

正如北京非典救治的主力其实是地坛医院和佑安医院(原北京第一、第二传染病医院)一样,目前在武汉救治新冠病人的主力,还是多所原有的正规大医院:

武汉市金银潭医院

武汉市金银潭医院(武汉传染病医院),床位684张,实际收纳831人,一个多月以来一直在超负荷运转。

武汉市肺科医院

武汉市肺科医院,这是头两所指定收治新冠病人的定点医院。

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

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,这是2017年刚投入使用的新建大医院,目前也是武汉收治病人最多的大型医院,床位高达1050床。

目前共有18家国家和省市医疗队在里面,每家医疗队人数都在150人左右,采取整体作战、分工协作,每家医疗队负责整建制承接一个病区,大概60张床位。

同济医院光谷院区

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828张床位。

协和医院西院区

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西院区,787张床位。

武汉大学人民医院/湖北省人民医院东院区

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(又名湖北省人民医院、武大医学部第一临床医院、光谷中心医院),800张床位。

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

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,这也是李文亮医生生前工作的地方,510张床位。

当然,还有武汉多所市属、区属乃至私立医院,经过改造与调整,成为定点医院。

这才提供了近1.4万张符合标准的呼吸重症隔离床位,占到武汉医院日常总床位的近1/5。

但在已有的至少3.3万肺炎患者(估算)面前,依然很不够用。

但从今天起,又将改造出4所大型医院:

协和医院肿瘤中心院区

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肿瘤中心院区,计划开设850张床位。

由四川(2 所)、浙江大学(2 所)、安徽(2 所)、南昌大学(一、二院)、福建(2 所)共 10 所医院,分别整建制开设 10 个重症病区。

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接管重症监护室(ICU),合计 1530 人。

武汉市第一医院

武汉市第一医院,计划开始900张床位。

由扬州、徐州、佛山(2 所)、山东大学齐鲁医院、哈尔滨医科大学(一、二院)、南京鼓楼医院、重庆医科大学共 9 家医院整建制开设 9 个重症病区。

江苏省人民医院接管重症监护室(ICU),合计 1640 人。

21支医疗队共计3170名医护人员。将于这两天陆续抵达武汉。

同时,军队再增派2600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,利用2所本将于今年上半年开诊,但尚未交付的2所新建大型医院,救治病人:

泰康-同济医院

泰康-同济医院,计划开设床位860张。

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

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,计划开设床位700张。

俄制伊尔-76(左)与国产运-20机舱内部对比图

今天(13日、周四)上午,解放军空军派出6架运-20、3架伊尔-76大型运输机,2架运-9中型运输机,将近1000名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大批医疗物资运抵武汉。

当4所大型医院力量投入到位,连同雷神山医院达到1500床的设计能力,武汉的正规定点医院床位将达到2万张,援助武汉的医疗队员达到近2.5万人。

用于收治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,计划建设15座,可以提供1.15万张床位。

定点医疗点,约6900张;集中隔离点,约4500张。

待全部设施改造完成,包括定点医院、方舱医院和已被征用的学校宿舍在内,武汉市的新冠疫情专用床位将超过4万张,未来还可视情继续扩增。

从承认疫情的严重性,再到承认疫情的真实规模,时间已经过去了40多天。所幸,还能挽救。

这个国家的组织能力可以号召几万医护人员、军人奔赴前线,还有各行各业日以继夜奋斗在一线的普通公职人员与民众,他们的勇敢与敬业没话说,应该作为英雄被传诵被铭记。

几千年来,每次面临灾祸,都不乏英雄辈出,这是民族之魂,也是中华民族能够屹立千年不倒的精神所在。

如今,最大的管理问题、最重要的人的错误已经解决了,其它事情的解决也就快了!

东湖之滨,珞珈山麓,樱花盛开的缤纷春天一定会到来,而且并不遥远!

加油,武汉!

武汉的真实疫情水落石出,至于全国民众感同身受的疫情下半场,几个非常重要的判断参数也已经显现,它将事关一系列新的判断。

1. 武汉疫情,背后有一个被忽视的重要背景

2. 如何全面完整看待武汉疫情?

3. 病毒极其狡猾,但因此存在巨大弱点!

4. 病例继续暴增过万,有点慌?恰恰相反!

5. 日本撤侨报告,透露了病毒根本秘密

6. 新型冠状病毒究竟从哪来?从这里来!

7. 疫情拐点已经出现!还有几个好消息

8. 武汉边上的城市,提供了最真实的疫情

9. 疫情进入下半场,春运返程是硬仗

10. 悲剧!新加坡要变成第二个武汉?

11. “武汉都顶不住,没人能顶得住”